比特币波动大?

您的当前位置:汇投网 / 国际新闻 / 社会热点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支付版权不足十人作者已崩溃

发布日期:2017-11-06 10:39来源:汇投网


友谊小船作者崩溃:全面抄袭不足十人付费

友谊小船作者崩溃:全面抄袭不足十人付费

最近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两只坐在小船上的企鹅刷屏,它们一个黄色、一个灰色分坐在船左右两侧,忽然一个话题触犯雷区,一只企鹅跳船,随即“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翻船体”被各种微信公众号“活学活用”,演绎出上千个版本,金融圈、互联网圈、影视圈友谊的小船是如何说翻就翻,漫画还是同一幅,只不过话题变了。北京的白领小妍很喜欢这个系列,不过她也承认还不知道原作者是谁。

原创作者是一位85后的宅男漫画师“喃东尼”,他在微信公众号上透露漫画主人公是胖胖圆圆的企鹅,他突然有一天想到,如果有一方企鹅变瘦会怎样?于是就有了翻船体。在他的微信公众号发表后,阅读量从5000次点击迅速翻倍。

之后,喃东尼发起了“翻船体创作大赛”,号召各行各业的人参与,于是衍生出了各种版本。嗅觉灵敏的微信公众号们开始大举进军,并创作自己的版本发表,将“翻船体”、“友谊的小船”漫画成功推成网络热词、热图。

崩溃:不足10人为原创付费

不过让喃东尼感到郁闷的是,作品火了,企鹅也被玩坏了,但整个事件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了名为“崩溃了”的声明。

喃东尼说,也有愿意付费的,他在后台收到了很多私信求授权,但太多了,他实在回复不过来,他坦言已经没时间专心创作……对于用了、或者想用,愿意支持原创付费的,可以根据使用给500—3000元不等,喃东尼在微信公众号上给出了他的支付宝账号。

在接受采访时,喃东尼说:“付费情况非常不理想,不足十个。”

创作:过去一年都在画这两只“蠢企鹅”

喃东尼是山东临沂人,姓赵,山东临沂人,大学退学回家,专心漫画创作。如今,85后的喃东尼是专职漫画家,一条“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漫画让他的微博粉丝数涨到92万。

过去一年,喃东尼都在画这两只“蠢企鹅”,他常常“嘲笑”他们太胖了,所以当有一只企鹅变瘦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这条漫画让他微信平台阅读量翻了一倍达到1万,之后的连续创作带来了50万以上的阅读量,甚至这个“梗”变成吐槽“狂欢”,衍生出众多版本。

面对最近突如其来的关注,喃东尼这几天过得有点“恍若隔世”,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热点事件的制造者,他在文中表示“很焦虑”。

“翻船”漩涡给喃东尼带来知名度和阅读量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面积的抄袭。他在自己的公众号发文称,“这几天崩溃了”。朋友、粉丝动不动就甩给他一个链接,打开一看,没有署名,没有出处,甚至侵权内容也有10万次以上的阅读量,“比我这儿都多”,喃东尼用了14个感叹号表达自己的愤怒。

一年多前,图书策划人吴志硕就认为喃东尼能火。当时,喃东尼是一家文化公司签约的段子手,主要靠接广告、画漫画维持生活,当时微博粉丝20多万。

如今,85后的喃东尼是专职漫画家,一条“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漫画让他的微博粉丝数涨到92万。

最初看到喃东尼的漫画时,吴志硕就觉得有灵气。“他的漫画都是短篇,有趣,脑洞大开,从一个小点出发,反转的结局却有自己的寓意。”

友谊小船作者崩溃:全面抄袭不足十人付费

吴志硕觉得南派三叔、唐家三少等创作者给人留下思维跳跃的印象。而喃东尼也有这样的特质,能给读者带来惊喜,不拘泥于常规的叙事中。他决定给喃东尼出书,于是便有了《萌萌哒,很温馨》。

企鹅东尼、阿德就是这本漫画中的两个小角色。过去一年,喃东尼都在画这两只“蠢企鹅”,他常常“嘲笑”他们太胖了,所以当有一只企鹅变瘦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这条漫画让他微信平台阅读量翻了一倍达到1万,之后的连续创作带来了50万以上的阅读量,甚至这个“梗”变成吐槽“狂欢”,衍生出众多版本。

这是一年前的喃东尼想不到的。

那时,他退学后回到山东临沂老家,学习和创作漫画。2010年,他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我有个毛病,看到了好的事物,就盲目地想尝试一下。”

2015年1月,吴志硕第一次见到喃东尼。这也是喃东尼第一次来北京,为2000本新书签名。临走时,喃东尼对吴志硕说:“在北京不孤独,虽然在这里还没有朋友,但和这里的每一个人聊天都很开心。”在老家,虽然朋友很多,但是没人能一起聊创作、聊漫画,他觉得孤独。北京的文化产业氛围,让喃东尼心生向往。

一开始,吴志硕以为这只是句玩笑话。春节后,喃东尼告诉他,他来北京了,要在这里定居。在吴志硕眼中,喃东尼对漫画有一种执着,“他觉得北京的创作环境更好,不考虑其他因素就来了,甚至来的时候还没有朋友。”

来北京后,喃东尼成了专职漫画家,讨论出书的那段时间,吴志硕和喃东尼几乎天天见面。喃东尼每天都在画画,偶尔看电影、看书消遣,吴志硕觉得他是典型的“宅男”。

画了这么多年的喃东尼,现在终于火了。吴志硕认为,这是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也没有考虑市场需要,画自己喜欢的,画了足够多的时候,总有几篇会撞到市场需求。”

吴志硕印象中的喃东尼平常内向、害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每时每刻都在想故事,习惯用笔交流。

出版社曾经录制了一个创作者视频。镜头面前的喃东尼紧张、尴尬,视频录制了好几条都通不过,工作人员把台词写好了,他还是没办法念完。

喃东尼也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的人。“红”对于这样一位创作者来说,有时是一种负担。不久前,吴志硕帮媒体联系过喃东尼,喃东尼表示只接受微信采访,但是只隔一天,他就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理由是“没有完整的时间来画画了”。

面对最近突如其来的关注,喃东尼这几天过得有点“恍若隔世”,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热点事件的制造者,他在文中表示“很焦虑”。

吴志硕分析,任何一个漫画家都希望自己能火,但是喃东尼期待一种良性的结果,更着眼于作品本身。

在他的漫画里,小动物、小怪兽、水果和日用品都可以成为主人公,西红柿先生用种子“种出”女友,兔子小姐历经千山万水走到南极,为了给雪人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图书编辑王炜看完漫画,合上书的第一件事是想找作者算账。画了一堆萌物却煽情到她想哭,“我以为作者只是一个爱嘲讽的'腹黑’青年,没想到,他颇有些历经沧桑的老到笔触”。

“翻船”漩涡给喃东尼带来知名度和阅读量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面积的抄袭。他在自己的公众号发文称,“这几天崩溃了”。朋友、粉丝动不动就甩给他一个链接,打开一看,没有署名,没有出处,甚至侵权内容也有10万次以上的阅读量,“比我这儿都多”,喃东尼用了14个感叹号表达自己的愤怒。



查看更多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评论: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汇投网用户,点击"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 推荐阅读
  • 日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