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波动大?

您的当前位置:汇投网 / 国内财经 / 综合财经

东北两座大山:养老金近亏空 国有经济占比过高

发布日期:2016-10-21 11:15来源:汇投网


养老金几近“收不抵支”、国有经济占比过高已成为横在新一轮东北振兴面前的“两座大山”。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8日主持召开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会议。会议审议通过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要求财政资金向促进就业和保障养老金支付倾斜。推动出台深化东北国企改革方案,支持央企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发展民营经济。

东北是最晚退出计划经济体制的地区,国企改革的历史包袱重,确实存在客观困难,转型过程中还会有人员安置的问题。另一方面,沉重的养老金负担正在影响东北企业的竞争能力,2015年,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可支付月数分别为8.9、7.5和1,均低于17.7个月的全国平均水平。

一位接近高层的智库专家对记者表示,国企改革中的人员安置问题成为后顾之忧,只有完善社保机制,做好民生兜底,改革才能砥砺前行。他建议,地方政府可以适当减少或延缓有形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无形的制度性建设,以解决养老金、就业等民生问题。还可以考虑处置一批国有资产来补充社保基金,增加兜底能力。

国企改革步履艰难

不少专家认为,东北经济问题的根源是国有经济占比过高,本质上是体制问题,而体制的症结是国企问题。因此尤其需要加大改革力度,从根本上破除制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一项报告称,东北深陷“单一经济结构困局”是导致其应对国内外冲击的抵抗力极弱、经济急剧下滑的主要原因。

这份报告建议,深化结构调整,破除路径依赖;明确政府责任关系,加速国企改革;加强区域政策协调,扩大市场空间;采取激励性举措,引导劳动要素流动,并做好社会托底。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东北国企改革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成效甚微。主要原因是没有形成三个“合力”:一是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之间没有形成合力,混合所有制改革举步维艰;二是东北的国企和国企之间没有形成合力,单打独斗,还没有出现重组整合的案例;三是政策文件没有形成合力,关于东北振兴和国企改革的文件已经很多,但缺乏系统性,甚至不少文件之间互相冲突、互相消耗。

另一个掣肘国企改革的难点便是职工安置问题。以黑龙江龙煤集团为例,在“十三五”期间,有5万人需要被分流安置。目前龙煤集团已将第一批分流人员安置在农垦、森工、林业和城市公益等新岗位报到,初步安排的是2.25万人。具体的分派是:农垦4000人、森工2500人、林业6500人、城市公益岗位9500人。

新一轮东北振兴要求财政资金向促进就业和保障养老金支付倾斜。李锦表示,这是平衡稳增长与保民生的重要措施,对东北国企改革有推动作用。

今年8月底,辽宁向省内外战略投资者出售首批9户省属国有企业的股权,率先吹响了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号角。此举也是为了利用国有资本来充实社保基金,弥补辽宁社保基金缺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国企研究室主任项安波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一场危机倒逼的改革,通过产权层面的改革,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变地方国企一股独大的局面,用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方式来转变国有企业的运营机制。

但是,两个月过去了,尚未有公开信息显示有社会资本愿意接盘。李锦表示,即便现在有了意向投资人,拿到了一部分股权资金,也是杯水车薪。混合所有制的关键,不仅在于引入资金,更重要的是引入更灵活高效的管理机制,这样才能真正盘活国企资产,改造旧动能。

李克强也在上述振兴东北会议上强调,必须痛下决心优化营商环境,真正激发社会潜能,释放东北发展的内生动力。

养老金几近“收不抵支”

沉重的养老金负担正在影响东北企业的竞争能力,而它又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关键。对于转型期的东北而言,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及能否有力解决要比我国其他区域更加迫切。

根据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提供的数据,2015年,东北地区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为1.55(1.55个社保缴费者抚养一名退休者,下同),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88。其中辽宁省为1.79,吉林省为1.53,黑龙江省为全国最低,仅为1.33,分别比上一年下降0.16、0.66、0.08。

另外,企业养老保险可支付月数也较低。2015年,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可支付月数分别为8.9、7.5和1。三省均低于去我国平均水平17.7个月。东北地区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几近“收不抵支”。

为弥补养老金缺口,东北三省的企业基本养老保险统筹基金缴费比例曾经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6个百分点。2016年,全国养老保险费率普降后,东北三省的缴费率为20%,仍比19%的全国平均水平略高,深圳、浙江仅为14%。

刘克崮曾担任曾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辽宁省副省长。作为东北振兴研究的专家,他表示,养老保险缴费率高、养老保险负担重,严重影响了东北地区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因此,成为外地投资热情不够、本地企业不愿意扩大投资、经济缺乏后劲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原因主要有三项,产业结构较‘重’,城市化、工业化非协调性突进”,其次是国有企业集中,困难企业多,最后是社保制度有待进一步完善,国企职工养老金历史欠账多。”刘克崮认为,解决养老金缺口问题,出路在于加快东北地区经济的结构性改革。

我国养老保险社会保障体系实行“部分积累制”,采取“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方式,分为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两个部分。这种制度方式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造成社会保障基金需求和筹集之间可能会出现缺口。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表示,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比重大,离退休人员多,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养老金开支逐年增加,养老基金统筹等压力较大。

刘克崮表示,由于我国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老龄化程度不同,地区间企业养老金差距较大,而目前实行的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难以实现地区间养老金的互济作用,这成为东北地区养老金缺口无法解决的重要原因。

寻找突破口

李克强在上述会议上指出,要推动国企深化改革,加快转型升级,出台深化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专项工作方案,支持部分中央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增强民营企业发展信心,选择一批收益可预期的优质项目实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增强东北经济活力。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建议,更大程度地放宽市场准入,使国有企业为民营资本进入让出一定的空间;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支持民企参与到国有企业改革,实现国企、民企携手并进。

在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看来,东北可以在去产能方面进行一些有益的尝试。具体来说,就是国家提出某个行业去产能总量指标,按现有产能分配到各省,奖励措施与实际减去的产能挂钩,同时允许配额交易。这样,竞争力强的地区和企业,可以把自己的配额卖给竞争力差的地区和企业。竞争力强的地区和企业可以不减或少减,竞争力差的地区和企业则可以多减,同时得到配额交易的补偿。

“这种做法有三个好处,有利于完成去产能的总量目标,其次符合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最后竞争力差的地区和企业能获得更多的补偿,提高去产能积极性。”刘世锦表示。

由于东北经济目前遭遇的困境较为复杂,专家们不仅提出了产业机构和国企体制等问题,也在寻找相应的突破口。其中,与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对口成为一项重要的建议。

刘世锦表示,可学习苏州借鉴新加坡经验建设工业园区的案例,采取东北与发达地区城市之间合作的措施,实行更加开放和灵活的政策,以支持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与当地国企优化组合,利用各自的资源优势。

对于东北地区的养老金困局,刘克崮提出了多项建议,如降低企业缴费率、扩大参保面,以及“推进职工基础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等等。

刘克崮同时建议,不妨划拨部分国企红利,多方式解决国企职工养老金的历史欠账问题。比如,建立社会养老公积金投资增值经办机构,管理由企业年金和住房公积金累计结余构成的社会养老公积金,采用招标等方式时常会运营,定向发行养老金国债,由社会养老公积金投资机构购买等。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哲表示,政府应该做市场机制的建设者,促进市场在要素转移中发挥主导作用。同时,重视社会政策的“托底”作用,做好社会保障和再就业培训等。

查看更多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评论: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汇投网用户,点击"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 推荐阅读
  • 日排行
  • 月排行